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为了春回大雁归

来源:辽宁法制报 | 发布时间: 2019-12-04 12:29

  尚巾把头埋在厚厚的、未成年人聚众斗殴案的卷宗里,一页一页地翻动着。他的表情像六月的天,随着案情的发展而变换——忽而愁云密布,忽而眉头舒展……

  翌日,他像往常一样,老早来到办公室,与往日不同的是他首先拨通嫌疑人父亲的电话:“您好!请问您是田佳娇的父亲吗?”对方生硬地回话:“是的。你是谁?”

  “我是县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员尚巾,田佳娇涉嫌聚众斗殴一案,公安机关移送到检察院了,依法告知你有权委托辩护人;明天我们提讯佳娇,通知您到场。”话音刚落,“我没空儿!”啪的一声,电话挂了。

  尚巾思考着:监护人为什么动怒?难道告知有问题?他听一遍告知录音,确信话语没有不当之处。那么问题出在哪里?是父亲对孩子的不法行为听之任之,还是恨铁不成钢?他静下心来,点击重拨键,无人接听!他拨通了嫌疑人母亲的电话:“您好!请问您是田佳娇的母亲吗?”“我是佳娇的妈妈。你是谁?”女人焦躁地问。“我是县人民检察院的……我们明天8点30分提讯佳娇,通知您准时到场。”尚巾说。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一分,两分,三分……“请您回话。”他反复催促。

  受话器终于传来女人嘶哑的声音:“孩子归他爸管,我们已分居多年了。我在北京打工,没有空儿。”“我闲谈几句,您别介意。您不想孩子吗?多久没见到孩子了?”尚巾问。“3年多了。这孩子,随他家的根儿!”她冰冷地回答。“不管咋说,妈就是孩子的家,有家的孩子才能健康成长;家是孩子的避风港、安乐窝,孩子的成长离不开家,离不开妈的陪伴呵护啊!请担起责任,把母爱还给孩子。再说,您挣钱为了啥?不要失去信心,我们不能放弃对孩子的教育,好吗?”尚巾动情地说。她哽咽着:“我怎么不想孩子呢?看到同样大的孩子背着书包,我的心都碎了!离锦州太远,我要请假,后天中午到,行吗?”虽然她的要求打乱了尚巾的工作计划,但是他还是答应道:“谢谢您!后天见。”

  “谢谢您!我愧对孩子,他爸爸刑满释放后,不务正业,为了养家糊口,我有啥办法呀……”女人的哭诉声敲击着尚巾的耳鼓。

  东方亮起启明星,闹钟唤醒了刚刚进入梦乡的尚巾。老伴儿埋怨道:“快六十岁的人了,起早贪黑的,为了啥?”他哈哈一笑,哼一句:“为了春回大雁归!”

  13时30分,尚巾将这位面容憔悴、瘦小枯干的母亲迎进看守所的大门,这里距讯问室有六七分钟的路程。路上,他又与这位母亲闲谈起来:“妹子,言而有信……您母亲多大年纪啦?”

  “80多岁了,为我操碎了心。她常给我打电话,我才坚持到现在……”她道出了愁肠百结。

  “是呀,老不舍心,儿行千里母担忧啊。您很幸福,千里之外有妈惦着,母亲是伟大的呀!有妈在,家就在,回家有奔头……”尚巾借题发挥。

  讯问室的铁门徐徐拉开,一位少年走进来,满不在乎地坐下后自报家门:“老伯,我叫田佳娇,我在这里呆得挺好的,胖了10斤。”

  教育与讯问结束后,尚巾给田佳娇让开视线:“你看,谁来了?”

  她热泪盈眶:“儿子!妈对不起你,是妈的错儿。你坐牢,妈在牢外守着你!谁都有犯错的时候,妈不嫌弃你,你要好好改造,等你出来的时候,你上学,妈豁出老命来供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再犯错,戒掉毒品,给妈争口气!你把人打伤了,妈满身病也得挣钱赔偿人家!儿子……”“妈妈,我要上学……”

  尚巾走出讯问室,仰望苍穹,聆听远方传来小鸟的叽啾声,那一串串抑扬顿挫的畅鸣,是那么的自由和快乐……(作者单位:黑山县人民检察院)常运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