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辽宁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于悦:警察世家的三代血性传承

来源:辽宁长安网 | 作者:记者 杨清林 | 发布时间: 2018-10-16 10:28

  “我出自警察世家,爷爷是老革命,干了半辈子警察;父亲穿了15年警服,不幸血染戎装。我继续祖辈、父辈未竟的事业,虽然在办案中多次受伤致股骨头坏死,落下残疾,至今还一瘸一拐的,但我从来没后悔过!我不能给先辈丢脸,不能给警察这一职业丢脸。”——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分局洮昌派出所所长于悦

于悦(右一)和社区志愿者交流

于悦(右)和社区志愿者交流

  于悦,一个听起来就让人“愉悦”的名字,他也总给身边的人创造温暖和希望。从警20年,他一直工作在基层派出所。他亲手抓获400多名犯罪嫌疑人,解决群众实际问题600多件,做真做实社区基础工作,辖区年刑事、治安案件发案率持续下降,实现了“发案少、秩序好、社会稳定、群众满意”的总体目标。

  祖父两代警察的精神 他铭记于心

  于悦的爷爷于登科生于1933年,14岁当兵,跟随东北野战军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1948年沈阳和平解放后,于登科转业到公安机关工作,担任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分局毛君屯派出所(现东站派出所)指导员。

  沈阳解放初期,社会秩序异常混乱,治安情况很糟。除了暗藏的敌特分子进行破坏造成的混乱外,一些土匪、蟊贼乘机抢劫、偷盗、杀人、放火、奸污妇女等刑事案件也非常突出。仅1948年11至12月份统计档案发案率就记录发生盗匪扰乱治安案件486起。11月份最严重时平均每天发生抢劫案10起,最多时竟发生15起。各类刑事犯罪严重威胁着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城市安定,以及接收工作和经济建设。

  于登科和所里同事执行上级指示,发动群众揭发坏人,遇到盗匪作案时,立即敲锣或铜盆,同时加强巡逻,维护管区治安。在清理整顿户口、特种行业管理工作中,他们做了大量工作。后来,于登科担任大东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参与破获许多大案要案。

  “我爷爷很少讲自己的事,只记得他说过侦破过珠林路杀人案。那起案件的凶手作案后一路逃窜,爷爷带人追赶,最后把他逼进死胡同。凶手仗着手里有枪,跟警察对峙。爷爷参加过多次有名的战役,经多见广,让同事往后撤,他一个人靠前命令凶手缴械投降,对方负隅顽抗,爷爷朝天开两枪,不见效果,果断一枪将其击毙。”

  1993年,于登科光荣离休,获授三级警监。

  此前的1980年,于悦的爸爸于兰波通过社会招干,成为大东公安分局第一看守所民警,一直从事监管工作。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对同事热诚,对在押人员管理很人性化,熟悉他的人都用“正直”两个字来评价他。

  1995年7月29日至8月7日,沈阳市遭受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涝灾害,全市公安民警在市委、市政府和省公安厅领导下,把抗洪抢险工作作为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投入抗洪抢险一线。大东公安分局第一看守所在公路旁,地势比路基低,于兰波担心雨水淹了看守所,就组织在押人员装土袋子、垒墙,和他们一起抬土袋子干活。在押人员看到于兰波累得满头是汗,都说:“有这样的管教,不好好改造真对不住他。”

  目睹父亲牺牲后 他穿上警服

  1995年8月13日,是个星期天,但对于当时才15岁的于悦来说,那天的记忆是夜色的黑和父亲鲜血的红涂抹的。

  “当时我家住和平区民富小区,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下着小雨,父亲在单位抗洪抢险备勤回到家时已是晚上八点半多,母亲帮着洗洗涮涮差不多到晚上10点了,准备睡觉时就听见楼下突然传来汽车发动的‘啪、啪’声,因为开着窗户,我家住在7楼听得清清楚楚。父亲忙走到窗前往下看,院子里黑乎乎的,没看见人。过了五六分钟,楼下再次传来汽车打火声,父亲再次向楼下看,隐约看到楼下的一辆吉普车里有个人影,‘可能有人偷车,我下去看看。’他说着拽过警服就往外走。”

  于悦想帮父亲抓坏人,也穿衣下楼,因为空着手,到楼下转到树丛里找到一根棍子。听到那边父亲喊“我是警察,你给我下来”,还伴随厮打的动静,于悦赶紧跑过去,看到一辆吉普车顶到墙上,车门开着,没见着父亲。借着一楼的灯光,于悦警觉地寻找着,在离吉普车20多米远的墙脚处,猛然看到父亲已经浑身是血躺在泥水地上。他扑上前抱起父亲的头大声呼救。

  这时于悦的母亲也下楼了,见状喊出租车送丈夫去离家最近的辽宁中医院抢救。

  “医生剪开父亲浸血的警服,鲜血一下子喷出来,我只觉得屋里全是父亲的血,父亲睁着眼,嘴角动了动,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于兰波的生命里程定格在41岁。

  有谁能体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呢?于兰波葬礼那天,于登科让家人找出警服,他颤抖着手认真系好纽扣,婉谢别人搀扶,向儿子的遗体庄重敬礼。

  不久,沈河公安分局打击现行犯罪抓获犯罪嫌疑人金某,他交代在民富小区偷车作案杀死一名警察,于兰波的壮举才得以还原。金某在1983年“严打”中被送到大西北服刑,刚回到沈阳。那天晚上他窜到民富小区偷车,打坏车门玻璃钻进驾驶室正接线打火,于兰波赶到,抓住车门喝令他下车。金某一脚油门夺路就跑,于兰波将身子探进驾驶室,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阻止金某开车。金某掏出匕首扎向于兰波的胳膊,一连刺了3刀,以为他疼了会松手,可于兰波仍用一只手死死抓住方向盘,金某又恶狠狠朝他前胸后背扎了4刀,在两人的撕扯中车撞到了墙上,金某下车逃跑。从后背刺的那刀刺破于兰波肺动脉,造成他失血过多牺牲。

  “法庭宣判那天,我见到金某,一个瘦小枯干的家伙,要不是他在车里行凶,父亲抓他太轻松了。当时我真想冲上去……”

  后来,于兰波被评为烈士。1998年7月,于悦高中毕业,继承父亲的遗志,穿上警服。

  从最基础的岗位做起 他炼成“铁人”

  “刚进公安机关,我想干刑警,破案抓坏人,保护老百姓。爷爷说,不要着急当刑警,还是从户口员做起,学学怎样和老百姓接触,有了群众基础再学做刑警。”

  于悦工作的第一个派出所,就是爷爷当年工作过的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分局毛君屯派出所,已经改名为东站派出所。他负责东站一巷二巷,18岁的小民警活泼单纯,又是烈士的后代,大家都喜欢他。他也实心实意和老百姓来往,街头巷尾有什么新鲜事都反映给他,他也破过几起撬门压锁、偷摩托车的案子。

  有一次,黑龙江警方派员到东站派出所,说有个逃犯藏匿在东站一带。于悦仔细询问逃犯的年龄、长相,觉得一巷48号二单元一楼二号住的人符合这一特征。第二天一大早,于悦到那家敲门,把该男子传唤到派出所,直截了当地说“你不叫周某,你的真名叫马某”,该人当时就蔫了。马某在黑龙江抢劫,负案在逃,躲在沈阳挺长时间了,于悦经常到片区走访,所以对他有印象。

  2001年,于悦进入东站派出所刑侦探组,如愿以偿干上刑警。“爷爷对我影响很大,告诉我要干一行爱一行,干工作一步一个脚印,不能好高骛远。特别是搞案子,必须严谨、仔细,注重案发现场每一细节,绝不能马虎。尤其是命案,疏忽细节就是对被害人不负责。丢失细节,破不了案子,就造成老百姓的损失。”

  于悦干了8年刑警,参与侦破很多案件,他牢记祖父的教诲,秉承父亲的遗志,从警为民,决不再让人间悲剧重演。

  2009年,于悦到二台子派出所当副所长,他的从警生涯开始波澜壮阔,在2011年全国公安机关开展的“清网行动”中赢得“铁人民警”的美誉。

  那年的“清网行动”,二台子派出所十分出彩,大伙儿斗志高昂,接近尾声的时候,于悦就想借着势头把一起“老大难”伤害案的嫌疑人高某一举抓获。这个高某狡兔三窟,常年在外地躲藏,于悦通过大量走访了解到,高某当时已经回到了绥中老家,躲在山里的果园中。

  冰天雪地,于悦和两名民警踏着雪窝子进山了。爬到半山腰,他一个不慎翻滚下去,民警郭大鹏耳听“咔嚓”的树杈折断声,一回头,只见于悦重重地磕在了山间的树上。他刚想呼叫找人帮忙,于悦忙打手势制止,以防打草惊蛇,自己拍掉身上的雪,手脚并用愣是爬到了山顶。高某真的藏在山顶窝棚里,于悦趁其不备将他扑倒在地。

  回来的路上于悦才发现,自己脸和手全是伤口,双腿也在隐隐作痛。郭大鹏要送他上医院,于悦说审讯高某要紧,只吃了去痛片便一头扎进了讯问室。

  从那以后,去痛片成了于悦的常备药。同事们也发现,他走路姿势也变得越来越不自然了。

  2012年的3月,于悦在抓捕另一名逃犯时又从楼梯摔了下来,同事不由分说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诊断为股骨头坏死。

  “我得感谢绥中山上那棵树,没有它挡着,我也就和父亲一样了。我重生一次,活着太珍贵了,哪能躺在医院里!我没住院,拒绝所有人规劝,回到了工作岗位。还有很多事要做,怎能泡病号呢?”

  2016年,于悦成为二台子派出所所长,担起守卫一方平安的重任。他记着父亲写在工作日记上的话:家是辖区的一户,辖区是成百上千个家庭。当民警的,宁舍弃一人也要庇护一方百姓的平安。他把派出所工作重心转到社区警务室建设方面。“社区民警必须在警务室,要让百姓看得见、找得着,百问不烦、百问有答,成为百姓的熟人、亲人、知心人。”于悦说。

         后记

  如今,38岁的于悦头发变得越发稀疏,拖着一双病腿,走路也略有蹒跚,而他踏出的每一步总是给人一种力量感、使命感、安全感。祖辈、父辈的壮怀激烈植根于他的灵魂深处,他的从警之路已与辖区的每一条街道融为一体,而他就像一盏路灯,为人守护平安,让人心中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