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花儿,静静地开

来源:辽宁长安网 | 作者:常运库 | 发布时间: 2018-10-10 10:40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可我家的花儿有点叛逆——百花萧杀我登枝,红映冰花喜煞人。历经磨难心不死,换得春晖照凡尘。

  这盆蟹爪兰,在爱人的办公室里养育三十多年了。三年前,她退休时将其搬回家里,高架在阳台上。冬季绽开水红色的灯笼串儿,初春方歇。

  每当第一朵花开的时候,我会惊呼:“我的花开了!”爱人和女儿见我高兴的样儿,总会给我个大大的笑脸。

  有一次,正当花儿盛开的时候,爱人晾晒的湿漉漉的衣服不小心掉在花枝上,主根三杈上的一根大枝从关节处被压得劈开了。我埋怨她:“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她回眸一笑,急忙找来布条,麻利地把它复位后,一圈一圈地缠紧、绑牢。那花依旧朵朵娇艳,没受到一点儿影响。反而,撕裂处越长越粗壮了,慢慢地形成个结。这花遭受重创后,枝杈发育得更加茂盛。每年到了盛花期,叶顶着花,新枝压着老枝,老枝长得长,新枝长得短,一层一层地覆叠着,一串一串的绿叶吊着红艳的灯笼比赛似地盛放。忽明忽暗的暖阳透过窗户照在上面,好像流动的花溪灿然着。

  有花真好,花养精神。当窗外万物萧疏雪花飞扬时,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即刻春景入目,心旷神怡。

  另一盆蟹爪兰,来到我家有五六年的光景了。它有与众不同之处,茎节肥大,镶着红边。爱人说,开花更好看,红彤彤的,柳叶形的花瓣儿重叠着,围成喇叭状。一簇鹅黄的花蕊从花心向外凸起,也是初冬开花。起初只有主蔓三节顶着两个荚,一年后荚变成节,节顶又长出好多新荚,节节连生,倒垂着。然而,五六年间,它竟一朵花也没开过,这令我很失望。我想换个环境也许它能开花的。就把它移放在卧室的书柜顶上。这里夏日阳光暗淡,冬阳普照。由于它高高在上,不方便侍弄,总是等到它打蔫的时候才给它浇水。每当我仰卧在床上休息时,就能轻易地看见它。

  这年初夏,我外出几天回来,忽见这盆花生发出好多通红的、麦粒大小的花骨朵!五六天后,花骨朵便开放成爱人形容的样子。这一只只红色的小喇叭不等冬来时,却提早到夏季垂挂在书柜一隅。这绿叶红花伴着书香,给小屋增添了几分温馨。

  我家里还有一盆花,后来知道是朱顶红。是十年前我从单位捡回来的。

  那时熙奎弟还没到北京工作,他见我下班时要把它端走,便说:“五哥,它长得像鸡爪子似的,不知道是谁留在这里的。好几年了,它没有开花的能力,不要也罢。”我摇摇头,心想:它应该是名贵的花,起码不是毒草,花盆也是好端端的,要不然谁能把它带到这里来呢?

  看它根茎裸露在外,枯黄的表皮层层剥脱,干透了的长叶趴在盆沿上,那两片宽而短的绿叶,在草窝里顽强地挣扎着,表明它还活着。我便把它带回家里,摆在阳台上。经常给它浇水,定期施肥。它享受着丰富的养料、充足的阳光,叶片一天天多起来。根部也分孽出很多的幼苗。年复一年的过往时光,使得绿油油的青苗挤满了花盆。一晃,十年过去了,每当关注它的时候,仿佛看见熙奎弟站在我身边乐呵呵地说:“五哥,它没有开花的能力,不要也罢。”尽管它不开花,我对它还是格外亲切。走近它,我与熙奎弟往日共事的情形就会迎面扑来。

  今春,朱顶红绽蕾了,是一大一小的孪生姊妹,胖胖的,红红的,犹如一对可爱的红娃娃。可怜的是那些葱葱绿叶枯萎了。我把它捧起来,靠近鼻子感知它的芳香。慢慢地转动花盆,看看这面,再看看那面,哪面都令人惊艳。我激动不已,情不自禁地把它高高托起:花儿,你静静地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