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辽宁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父爱的传承

来源:辽宁长安网 | 作者:李佳林 沈阳市公安局沈河分局 | 发布时间: 2018-10-10 10:37

  这几天下班,开车回家的路上,单曲循环李健翻唱的《父亲写的散文诗》。悠扬的旋律将我带回到那个黑白色调的童年回忆里。一直以来,我都在想,什么样的场景下才能将父亲的渺小与伟大活脱脱地展现出来又不做作、不虚伪呢?直到听到这首歌,歌词之美,让人不禁沉醉。娓娓道来的平凡岁月让那个年代里最真挚的爱得以升华:如梦似幻,沁人心脾。

  想到自己的父亲,几十年含辛茹苦地为家庭付出着辛劳与汗水。父亲不会写诗,甚至也没有为我写过哪怕一段感人肺腑的文字。在我的记忆中,他就是一副温和勤奋的样子,讲起话来文质彬彬,将他认为应当告诉我的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委婉地述说给我听。我依稀记得,父亲的肩膀很能扛。在我童年的时候他推着农村特有的独轮车,载着秋收回来的玉米,虽然经过大半年的天然焙干,水分都蒸发掉了,但一车的玉米仍然很重。可是那时候的父亲推起来却很轻松,至少在我眼里看上去是这样的。于是我就对父亲有一种天然的崇拜感,原因不光是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推动我撼动不了的重量,还因为他在做完这些农活回家的时候,每每肩膀上还要扛着我。

  我跟随着父亲的脚步,干过家里的所有农活:劈柴、挑水、浇菜、种地、伐木、捞鱼、果树嫁接,甚至还包括冬日雪地里以野鸡、野兔为目标,激情四射地上山狩猎。春天到田野里放风筝,夏天去菜园子里拔水萝卜……

  无数次做梦都想再回到那样的桥段里,可是岁月如歌,旋律响起了,时光的车轮自然是要往前转的。

  今年的父亲节是我入警后的第三个父亲节,今年又没能陪伴父亲过节。似乎在父亲的心目中,这“父亲节”的概念也很模糊。每一次父亲节我抽出时间打电话给他,他总是有些意外,平淡的语气里透露出难掩的欣喜:“啥父亲节呀!你好好忙你的工作就行了,离家这么远要好好照顾自己,我过不过节的没什么。”

  如今,我的儿子已经八个月大了,咿咿呀呀每天早上五点他都会准时在我耳边提供“免费叫醒”服务。临近父亲节这天早上,妻子颇有兴致地把我的警服给宝宝套在了身上。卷起袖子,卷了再卷,卷到最短还是不合身。大檐帽轻轻地往小脑袋上一扣,他就开始张牙舞爪了,肥嘟嘟的小手兴奋地拍个不停。我趁着儿子这个高兴劲儿,赶紧跟父亲视频通话,抓着儿子胳膊上的“竹节肥”冲他爷爷敬了个礼。这一下可给老爷子乐坏了,脸上笑开了花。

  看了下时间,我必须要出门上班了,匆忙挂断了和父亲的视频通话,一把将儿子塞到老婆手里,我拿起包就要往外走。就在出门的一刹那,习惯性地看一眼在客厅爬爬垫上玩耍的儿子,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儿子在妈妈的怀里不断挣扎,嘴里咿咿呀呀地嘟囔着,竟然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突然抬起了他肥嘟嘟的小手,有模有样地冲我敬了个礼。

  我一下子意识到似乎很久没有认真地看儿子一眼了。他的举手投足、他的一颦一笑……这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

  父爱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我想,父爱就是这样在骨子里深深地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