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辽宁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可敬的母亲

来源:辽宁长安网 | 作者:崔岩 | 发布时间: 2018-05-18 12:35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是忙碌的。

  那时候,父亲在军中服役,出差和拉练是家常便饭,我3岁前,是母亲独自抚养长大的。后来,父亲转业到地方,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值班、执勤、处警、办案,依旧“不着家”,我的学习、生活都是母亲一人包办,辅导作业,开家长会,身边始终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真可谓是“又当爹又当妈”,个中辛酸,苦乐自知,从无怨言。

  再后来,我也成了警察,母亲从此不只是“警嫂”,还是“警妈”,更多了一份牵挂。

  初入刑警队,要学、要做的太多了,当青涩的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推开家门,简单的一声“妈”,香喷喷的饭菜就端上桌,母亲就在一旁看着我,眼见我打饱隔了,她才心满意足地笑了。想和我聊天,结果还没说上几句话,我就打着呼噜睡着了。

  朦胧中,母亲帮我盖好被子,蹑手蹑脚地起身,把我弄脏的警服默默洗净、晾干、熨平,和父亲的挂在一起,邻居们都说我家是“上阵父子兵”。

  家人有警察,除了牵挂还多了一份平安的期盼,母亲常把“平安是福”挂在嘴边。警察的职业充满危险,何况是刑警,更何况家里有两个警察,但是我知道,母亲把万般担忧汇成三个字:“稳当点!”

  为了让她宽心,参加星夜抓捕、千里追凶……凡是有特殊行动,我尽量都瞒着母亲,长时间不见面也敷衍着,不然,母亲的心总是提吊着放不下,真怕她“忧思成疾”。

  在我的印象里,母亲识大体,明是非,感情是感情,法律是法律,亲朋好友有了违法犯罪的祸事,免不了会哭嚎着找上门来,找“老崔”不行就找“小崔”,为的是通融一下从轻发落,母亲跟着心酸、陪着难过,拉家常避正题,实在执拗不过了,只好敷衍人家,母亲说:“古话说得好,法不容情呀。”

  如今,我成了家,也接过了辽阳市公安局文圣分局指挥中心主任的担子,事务繁杂,责任重大,母亲考虑我和妻子工作忙,我的孩子年纪还小,她主动提出帮着我们抚育孩子,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假期带孩子去旅行,言传身教让孩子明白做人的道理。

  清早,看着孩子出门前,母亲为她整理衣服、书包的样子,满眼都是自己儿时的影子,那时候,母亲也是这样帮我整理没有系好扣子的衣服,帮我背上书包,送我去上学。

  由于工作需要,我在工作岗位备勤,一个多月都没回家,母亲想打电话,又怕打扰我工作,于是在父亲的帮助下学会了使用微信,怕我不方便语音,还学会拼音打字,字里行间对我嘘寒问暖,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打起精神,好好工作,坚持就是胜利。”外加一个“开心”表情,我笑中带泪。

  母亲是个孝顺的女儿,对姥姥的衣食起居照顾得无微不至,几十年如一日,她没说过“百善孝为先”,而用实际行动传承这一美德,耳濡目染的我竟有些惭愧,多年忙于工作,忽略了对她的陪伴,我希望以后能多点时间,陪她走走,说说话,就这么简单。

  (作者系辽阳市公安局文圣分局指挥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