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治 政法 稳定 法案 消费 焦点 政务 拓安 文化 互动节 缘藏

警示

旗下栏目: 行动 房产 维权 警示

“熊孩子”巨额消费 家长可以追回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记者 张乐悦 | 发布时间:2017-06-16
律师:家长需要对教育方式进行反思
 
  近年来,经常有新闻爆出未成年人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游戏中或是直播打赏中进行巨额花费,事后追悔莫及,那么未成年人的消费是否可以追回?法律是如何规定的?
 
  瞒着父母买手机最后协商退货
 
  罗女士的儿子乐乐(化名)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今年12岁。乐乐班上很多同学都有手机,自己却没有,不敢向父母要钱买手机,于是偷偷从家里抽屉里拿钱,买了一部手机,价格为1500元。罗女士发现孩子有手机后,追问手机来源,孩子先说是借同学的,在罗女士再三追问下,才承认手机是他从家里拿钱自己买的。罗女士既气愤又无奈,找到商家协商退掉手机。
  商家称,平时也有未成年人来买手机。发生此类纠纷,作为商家不应承担全部责任。而且手机没有质量问题不能退货。协商无果,罗女士向当地消协组织进行投诉。经消协调解,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商家扣除手机折旧费300元后,退还购机余款1200元。 
 
  频现未成年人巨额网络“打赏”
 
  类似的报道近来并不鲜见。福建福州11岁女孩小丽在某直播平台上购买虚拟物品“打赏”主播,用妈妈的支付宝陆续花掉了4万多元;江西修水县9岁的小悦进入一个“我的世界”直播房间,在主播不停“点名感谢”下,先后“打赏”这位主播2.1万元……
  湖南长沙市民易女士日前发现,自己信用卡里3万多元的透支额度,竟然都被12岁女儿萍萍在腾讯旗下的“全民K歌”手机APP唱歌游戏里“打赏”花掉了。萍萍说,她先是充值50元购买虚拟礼物“打赏粉丝”,之后“粉丝”们一起哄,萍萍就控制不住地往里充钱送礼,不到3个小时,3万多元全部被花光。
 
  疑问:未成年人巨额消费能否追回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沈阳分所的蒲伟律师表示,《民法通则》第十二条规定:“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同时,《合同法》四十七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订立的合同,经监护人追认后,该合同方有效。”
  而网络“打赏”巨款的行为是否与这些孩子的年龄、智力相适应呢?蒲伟律师认为,十一二岁的小孩在网络平台上所产生的数万元的消费,显然已与他们的年龄、智力不相适应。在此种情况下,易女士如果事前对其女儿在“全民K歌”上打赏的行为不知情,并且事后也拒绝追认的情况下,女孩所作出的网络巨额“打赏”行为是自始无效的。因此,在有证据证明巨额“打赏”行为是由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的,家长是可以要求将所“打赏”的款项予以追回的。
  蒲伟认为,从孩子的成长教育方面来看,埋单,其实也是对家长和孩子的一种教育。蒲伟表示,现在很多家长为了迁就孩子,就把手机任意丢给孩子玩,并且很少对其进行有关金钱方面的教育,导致很多未成年人对金钱的概念存在错误的理解和认识,加之家长对于手机内所捆绑的银行卡的密码等缺少应有的保密意识,所以才会导致未成年人很容易就使用家长的银行信息。对于类似情形,家长埋单,其实就是花钱买一个教训,使其对自己所实施的对子女的金钱方面的教育及其他方面的教育都进行必要的反思。
 
  网络平台是否有责任?
 
  虽然我国在电子商务领域并未有成熟的法律法规,要求所有的注册用户都实名制,并严格审核其身份信息及行为能力,所以,网络平台方并没有义务对每笔消费进行核查。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否认过错存在。因为这些平台如果涉及交易行为,就相当于是一种民事行为,对于民事行为,就必然存在其法律效力的问题。就算是不为用户着想,从减少自身不必要的经营纠纷角度出发,网络平台也需要对消费的合法性进行必要的监督和审查,一方面是保护注册用户使用资金的安全性,另一方面也是避免自身因此受到不必要的损失。
  此外,因为类似的“打赏”事件都非单次消费,大多都持续较长时间,所以,如果平台对于用户的消费信息进行合理范围内的设置及时提醒和确认(如短信、站内信息通知)等功能,相信这些熊孩子的“任性”不会持续多久。因此,不排除许多网络平台在这方面的设置是存在漏洞的。
  家长本身存在监管不严的过失,并且网络平台由于支付功能方面的设置存在漏洞,在能够证明网络任性打赏行为非家长所为,在家长拒绝追认的情况下,网络平台是有义务将其中的一部分或是大部分返还给这些未成年人的父母。
  萍萍所实施的“打赏”在法律上属于“赠与”行为,因为萍萍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并且其所用于打赏的3万元钱并非属于萍萍个人所有,在她的父母拒绝对“赠与”进行同意或者追认的情况下,这种“赠与”自始就是无效的。所以,受“打赏”粉丝同样负有返还钱款的义务。若腾讯公司如承诺所言情况属实会安排还款,则可视为该公司代其注册用户先行履行了还款义务,而粉丝后续所要返还的“打赏”款项,则是还给腾讯公司的,这二者之间属于另一个法律关系。
 
  在淘宝购物容易被认定为有效
 
  虽然未成年人在父母事前不知情,事后不进行追认的情况下,在网络游戏及直播平台上作出的高消费行为可被认定为无效。但是,在使用率更加普及的淘宝、京东等交易平台上发生的消费行为,在实践中通常被认定为是有效的,这主要是因为类似淘宝或京东的交易平台,一般都会要求实名认证,并且在这些交易平台上所发生的交易行为,如果是以被通过的实名认证用户进行的,则因为家长很难证明交易是由孩子完成而非自己完成,所以在实践中这些交易行为很容易被认定为有效行为。所以,在此提醒广大家长,在生活中需要时刻提高警惕,要完善自己的网络支付系统,并将支付密码等信息对孩子进行保密,并且要对这些熊孩子进行理性消费引导,让他们建立正确的金钱观,以杜绝此类的情况再次发生。如果家长一旦遭遇此种类似情况,请一定要保存好孩子与平台的交易、转账记录等所有证据,以作为日后维权的有力武器。

Copyright © 2016 辽宁法制报 版权所有 辽ICP备09011507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辽公网安备
21010202000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