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治 政法 稳定 法案 消费 焦点 政务 拓安 文化 互动节 缘藏

奇案

旗下栏目: 解读 奇案 办案 法庭

假儿子求救 骗局好识破却有不少上当的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陈光旭 记者 王大海 | 发布时间:2017-09-13
丹东警方侦破“4·29”系列电信诈骗案
 
  7月20日凌晨3时许,鹤大高速公路宽甸出口警灯闪烁,5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宽甸。至此,宽甸满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联手宽甸满族自治县公安局杨木川派出所,在丹东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网安支队等警种的配合下,经过近3个月的缜密侦查,成功侦破了涉案金额40余万元的“4·29”系列电信诈骗案。
 
  “儿子被抓” 父亲上火急汇款
 
  4月29日,宽甸满族自治县杨木川镇居民肖某急匆匆来到杨木川派出所报警,称自己被假儿子骗走8000元钱。
 
  原来,4月28日,肖某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是肖某儿子,这号码是他新换的手机号码。肖某的儿子在外地,肖某觉得儿子换手机号码也正常,就没有太在意。
 
  “爸,我嫖娼被警察抓了,要交8000元罚款才肯放我出来,你可得救我呀!”29日上午10点多,肖某正在家中干活,手机突然响了,他看到是儿子新换的号码,就接了电话,“儿子说自己喝多了,说话又急,所以我没听出是不是儿子的声音,他说因嫖娼被抓,需要花钱才能‘摆平’。”肖某向记者讲述自己被骗的经历。
 
  “儿子你别怕,我存折里有钱,这就给你汇过去。”听到这样的消息,肖某顿时感到嗓子眼涌上一股火,但还是按照对方用短信给他发来的银行账号和户名,给对方汇了8000元钱。
 
  从银行出来后,肖某给儿子打电话,想告诉他钱已经汇出去了,但是电话始终关机,肖某这才发现不对劲。
 
  万分焦急的肖某想起家里的通讯录,找出儿子的号码拨打过去,结果很快就接通了。他赶紧询问儿子是否被放出来了。儿子被问蒙了,自己正在上班,哪里会因为嫖娼被抓了呢?肖某这才明白,自己遇到了骗子,赶快报了警。
 
  警方出手 犯罪窝点被端掉
 
  接到报警后,杨木川派出所立即开展了侦查工作。侦查期间,杨木川、红石、太平哨等乡镇又陆续发生数起类似的电信诈骗案件。
 
  对此,宽甸县公安局高度重视,抽调刑侦大队、杨木川派出所等单位精干警力成立“4·29”专案组,开展案件攻坚。
 
  在丹东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网安支队等单位的大力配合下,他们先后对几起案件涉及的电信流、资金流进行查询。丹东市反诈骗中心民警通过三方通话,立即调查涉案银行的交易记录,但犯罪嫌疑人已经将涉案资金转移。随后,大量数据汇总到专案组,办案民警进一步确定了涉案嫌疑人的身份和所在地。
 
  在此基础上,专案组民警先后转战陕西省西安市、河北省沧州市、吉林省通化市等地进行实地调查,最终锁定了以西安市长安区滦镇为据点的一个电信诈骗团伙。
 
  经过多日的蹲守摸排,7月18日晚,专案组在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刑侦大队的配合下,在西安市长安区滦镇一处二层出租楼内,一举将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人张某、吉林省集安市人曾某、吉林省集安市人范某、河北省沧州市献县人王某、陕西省汉中市洋县人刘某(女)5名涉案嫌疑人抓获,当场查获作案用面包车1辆、摩托车2辆,以及手机、电话卡、银行卡等涉案物品80余件,扣押涉案现金5万余元。
 
  民警提醒 接到电话先验证
 
  专案组经审讯得知,张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自今年3月以来,通过打电话冒充被害人儿子,并以在外地嫖娼被抓获需要汇款“摆平”为由,对宽甸县居民实施电信诈骗18起。
 
  5名犯罪嫌疑人还供述了采用同样手段对本溪市、河北省、吉林省等省市群众实施电信诈骗10余起的犯罪事实,初步核实,涉案金额达40余万元。目前,张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均被刑事拘留。
 
  “这些案件中,上当的以老年人为主,犯罪嫌疑人利用了他们急于帮助孩子,且防范意识不强的弱点。”丹东市反诈骗中心民警介绍,“骗子或盲打电话,或从网络上获取了受害人信息定向施骗,采取冒充以及分饰角色的方式来取得受害人的信任,从而实施诈骗。”
 
  “接到亲戚嫖娼被抓的求助电话,应先挂断电话,然后立即拨打之前储存的家人电话进行核实验证。”宽甸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提醒,“《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
 
  可以看出,嫖娼属于治安处罚范围,首先会受到治安拘留,在此基础上罚金上限为5000元,所谓民警索要8000元高额费用,明显是值得怀疑的。

Copyright © 2016 辽宁法制报 版权所有 辽ICP备09011507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辽公网安备
21010202000165号